电影频道《今日影评·鸿论》尹鸿、贾樟柯谈中国

娱乐 网站编辑 浏览

小编:电影频道《今日影评·鸿论》尹鸿、贾樟柯谈中国电影第六代导演

  泰山不让寸土而成其大,江河不捐细流而就其深,中国电影的开放包容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许多风格各异、个性鲜明的艺术电影以它们独特视觉关怀现实,关注人生,关注社会,为时代留下了斑驳陆离的纪念册。

  为使观众更好了解四十年来中国电影发展历程,《今日影评》推出一档全新电影文化访谈特别节目《今日影评·鸿论》,节目以“学者+电影+当事人”的模式,通过纪实的拍摄手法,围绕甄选出的四十部电影,以清华大学尹鸿教授与谢飞、陈凯歌、张瑜、卢燕、贾樟柯、姚晨、黄渤等电影史亲历者进行访谈的形式,通过直接、深刻的问题设置,挖掘当时真实情况的同时,通过对电影语言表达形式、电影市场发展、电影中体现的社会变迁等方面,全面剖析电影以及衍生话题,还原串联出改革开放四十年这段相对短暂但却急剧变化的中国电影史。

  而贾樟柯第六代导演代表之一,代表作《三峡好人》《二十四城记》《山河故人》《江湖儿女》,第六代导演以贴近生活、关怀大众的创作理念,不断地在电影艺术创作中前行,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填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1月23日,《今日影评·鸿论》特邀导演贾樟柯带领观众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第六代导演个人化风格确立的心路历程。

  八九十年代电影环境繁荣影响第六代电影人

  不同社会环境导致电影人出现创作风格差异

  在《今日影评·鸿论》中,尹鸿指出通常把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一批导演称为“第六代”,而代际划分的成因在于创作上的共通性。其要点在于电影艺术作者化、个人化的明确,导演开始关注自我个体。

  尹鸿表示第五代导演的作品通常较为宏大,与国家民族的语言、历史有关,带有对历史的判断。但第六代导演在创作上呈现出不同的倾向,他们重视个人生活,强调个体私人化的生活空间。贾樟柯认为《本命年》虽然是第四代导演谢飞的作品,但开启了第六代导演的方向。片中主人公李会全的感受代表了当时现代人的感受,以及精神与时代氛围改变之后个体的身体与精神反应。电影一定程度体现了国民性与社会性,保留了虽然局限但弥足珍贵的个体经验。

  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贾樟柯分析第六代导演创作风格改变的原因,一方面由于精神环境的改变,与第六代导演成长过程中兴起的80年代“文化热”有深刻关联。80年代改革开放后突然引入的大量现代文学、哲学、心理学、实验文学著作,为整个社会带来了零散、纷乱的哲学启蒙与怀疑精神,也带来了新的思考方法,以及对于人与社会新的理解。导致第六代导演要求以真实的生存逻辑去思考人真实的生存体会、感受,以及生活的质感。这一方面是对过去主流文化的反叛,另一方面也是反叛思维的结果。

  社会环境的巨变影响第六代电影人

  创作风格更关注时代洪流中的个体体验

  在电影创作中,贾樟柯始终坚持从个体生存故事出发描述自我的生存经验,尽量理解他所描写的个体与社会的关系,尽量不切断个体与社会的关联性。谈及《三峡好人》,贾樟柯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认为,他对三峡的执念包含了很多感性因素。当他看到三峡具有三千年历史的完整城市变成拆迁后的废墟,窄小空间中压缩的高密度人群,以及人在高密度生活空间下所迸发出的活力,这些场景给贾樟柯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并呈现出了超现实的意味。其次,贾樟柯指出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是整个中国剧变的象征与模型。而他在电影中之所以选择煤矿工人与护士作为主人公,正是因为他们代表的在时代变革中迁移的人群,具有巨大的样本价值。

  贾樟柯另一部代表作《江湖儿女》则体现着时代洪流对每一个人的裹胁,他认为这种横无际涯的莫测之力虽然很难从一点一滴中体味,但如果以长时间的史诗性记录来观照就能轻松的理解。这种大时代塑造个体的“身不由己”的体验,源于贾樟柯四十年的生活体察。贾樟柯认为对生活的描述中只有“变”是准确的,但这个“变”字需要放在大的空间与时间背景中体会。

  在《今日影评·鸿论》中,贾樟柯认为对时代的记录通常采用抽象、量化的历史方法,无法体现生活、情感的细节。而电影虽然具有档案、文献性,但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却能提供可感的记录,在抽象表述之上叠加了感性的维度,能带领观众探求宏大历史背景下的个体生成与个体经历,以及在人在剧烈变动中生活所发生情感变迁。贾樟柯坦诚电影《老井》对生活细节的真实体现,让他认识到贫困对人的禁锢与塑造。举国关注的“扶贫攻坚”一方面出于国家层面积极解决对贫困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作者型电影”对贫困生活锲而不舍的追踪与体现。尹鸿认为正这是艺术力量的体现,用影像让观众思考隐藏在数字背后,外在物理变迁背后的诗之真实。

当前网址:http://www.dedejx11.com/yule/1849.html

 
你可能喜欢的: